慕西爱

三国昭师网王双部aph普奥死神all一银菊d5裘杰。没有产粮,明明是个文手却天天xjb涂,随意勾搭。

是哺乳期omega(丧失理智发言)














感谢(虽然咕了好几天但是还是陪我玩了)小哥哥配合出演

占tag致歉!
战三only周边展后通贩开启。
寄售于淘宝店家“剑阁生死恋”扫图复制都阔以
没有能来到展子的小伙伴们都可以来通贩看看呀!支持一下太太们以后才会有新粮食吃哇!

【【寄售】司马昭x司马师cp向周边战三only后通贩】http://m.tb.cn/h.379ePGR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St4KbgELwMQ¥后到👉淘♂寳♀👈

帮助一下这个回云云

回云:

……妈的,我的锅。

刚刚嚎完流云坠为什么没有评,马上出事故了。

校对给的东西有点问题,目前至少发生了一处让人看不下去的迷之bug和我还没确定到底有几处的标点缺漏。

第二处到底有多少我也不确定,因为我没给自己留本子,全寄到代理那边了。

场贩应该出去了20本流云坠,那么现在请在场贩里买到流云坠的妹子们立刻私信联系我,我会在十月底额外寄给你们一套昭和师的年表(是的,就那套图做的年表)作为买到瑕疵本的补偿。

本条求扩以及占tag致歉。

在处理完全部后这一条会删。


以及,找出来的bug数量还在增加,视情况我有可能撤回本子重发。

真的十分抱歉发生了这种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我懒(画完线稿以后xjb涂)拖延症(晚了一天才产出)
可是我真的努力(个p)过!!!
我不听我爱mtxx给我加的小心心!
双部长生日快乐!(算上和树也生日快乐!!!)

第三年参加战三o了,从吃瓜群众变成了咸鱼摊主,能遇见那么多同好真的太棒了_(:з)∠)_希望圈子越来越大粮食越来越多!
保(que)留(de)项目真实快乐源泉我建议明年请更缺德一些xxx
收到了不少神仙太太的周边!开心到爆!还扩列了不少,真实喜欢这个北极圈呜呜呜!!!
最后我要实名吹爆回云老师!! @回云 我爱她!!!神仙写文,本人也巨他妈可爱!!!
我永远喜欢昭师.jpg

摊宣可能会迟到,但是绝对不会缺席!
摊位名:汉晋联盟
这是一个充满咕咕怪和各种奇怪东西的政治混乱摊子
不考虑来看一看吗(喂喂这种完全没有吸引力的说辞啊)
可是太太们都是神仙下凡了哇,这里的粮食真的好吃,正经的,可爱的全部都有~
东西不多先到先得!
购买摊位上任何物品都可以额外拿一份姜钟明信片,昭师明信片任取!
零钱可能不大方便建议用支付宝和微信哦~
昭师场沙雕摊主在线扩列
季汉场摊主小姐姐三次原因不能到场是有人替哒!

【第五人格同人】璀夜(约瑟夫x瓦尔莱塔)

冷cp注意避雷,约瑟夫金皮和瓦尔莱塔小姐的星空预言者蜜汁情皮就有的脑洞
时代背景很谜,凭感觉写的(其实就是xjb写的),求考究党放过我1551丈育写手下次一定好好补历史和基础知识在写,之前也没涉及过欧美圈我一定好好补课!
世界观也很迷,科技和神大概并存?
激情通宵赶稿逻辑可能很迷(怕是没有不迷的地方),详略也乱七八糟的,总觉得还能细写出很多部分(这篇文怕不是个大纲)
人设参考官方设定但有严重私设存在,我流角色,预警一波
最后萌点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1-
瓦尔莱塔无法再登台了,努力没有博得观众们的欢心,他们想要看到的只是舞台上的不幸带来的滑稽感,而不是对美的诠释,她走在街头,路过了一家摄像馆,这是个新玩意儿,她在舞团里听那些上流的先生小姐们提起过,比起请画匠细致打磨几个小时,照张照片可快捷也逼真得多,相应地,价格也会昂贵上不少。她犹豫了片刻,终于被好奇心带进了这个可能自己完全负担不起的地方,进门后看到支架上搁着笨重的机器,面对着厚重的天鹅绒堆砌着的贵妃椅,小姐们总是钟爱躺在上面展现慵懒的美感。
瓦尔莱塔环顾周围,往前几步,鞋跟踏在木板上的声音惊扰了馆长,从里屋走进来一位白发的青年,他把过长的头发束在脑后,精致的服装展现着他不是一个身份低下的人,他天空一般清澈的眼睛望向瓦尔莱塔,开口问道“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不同于本地人的生硬口音,缱绻的尾音带上几分独属法国人的浪漫。
“下午好,先生,提一个冒昧的请求,我是否可以参观一下这里。”语气中带着不安,毕竟这实在是一个失礼的行为,瓦尔莱塔不敢直视馆长,低下视线等待拒绝的话语。
“噢,当然可以,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今天下午估计也不会有人来,没有人会拒绝一位美丽的小姐的请求,只要您不搞些什么破坏,我想当然也不会,您可以尽情地参观。”末了还比出一个欢迎的动作。
瓦尔莱塔十分怀疑于“很久没有人来”这句话,据她所知,照相还是一项在上流社会风靡的活动,但她聪明地没有选择直接指出,而是行礼表示谢意,跟随馆长的指引,走到了楼上,这里是暗房,外面刺眼的光线透不进来,昏暗的环境也是保证照片不会被曝光损伤,房间内挂着不少已经洗印出来的照片,馆长悉数解释着,瓦尔莱塔认真地听着,忘记了之前的疑惑,可能是因为汲取未知知识的饱足感,也可能是因为馆长令人舒心的绅士举止,当走到楼道尽头房间的时候,瓦尔莱塔才猛然惊醒已经走完了整个照相馆,虽然是不大的地方,却感觉走了很久。
“那么,今天的参观到此为止了小姐。”馆长转身面向瓦尔莱塔,“如果不尽兴的话,以后也随时可以来。”他从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一支钢笔,找到桌上的一张纸,写下一排漂亮的花体“我的名字。”
瓦尔莱塔看着桌上的字迹,辨认完后,“十分感谢,约瑟夫先生。”

-2-
瓦尔莱塔最后离开了马戏团,只能在贫民区找一些做纺织的工作糊口,可破旧的卧室中总有一块干净的地方,搁置着瓦尔莱塔当年的服装,这是她最辉煌也最怀念的时光的纪念,同时也是她为数不多的能够穿出去待客的衣服。
自从那天从照相馆出来之后,小小的房子似乎有什么不可抵抗的魔力,瓦尔莱塔闲暇之余都会在那度过,每一次,都没遇见到顾客,而约瑟夫在礼拜日也会邀请瓦尔莱塔一起去教堂,交谈中他们了解到对方都不是虔诚的信徒,自己曾一度笃信的上帝并未在他们遭遇不幸的时候给予庇佑。他们还聊了很多,谈到约瑟夫曾有一个兄弟,谈到瓦尔莱塔曾是最受欢迎的演员,还有就是约瑟夫其实原本是个画师的事实。约瑟夫是有个画室的,尽管他自己已经放下这个老本行很久了,但是艳丽油彩涂抹在画布上产生的作品,却没有被丢弃,哪怕是画架,也是规矩地矗立在角落里,没有厚重的灰尘表明主人还不忘给它做个清扫。
“再怎么用心,画笔都不能刻画,挽留最真实的场景,然后我就迷恋上了照相机。”约瑟夫眼中隐隐透露着兴奋,“不仅仅是表象,还有灵魂,全都能刻印在相片中,全部都能留下来,然后永恒。”
瓦尔莱塔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约瑟夫,有点惊讶,但是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开口问道,“如果可以,能帮我拍一张吗?”
约瑟夫从自己的世界里突然惊醒,“不,不行,瓦尔莱塔你不行。”
直白的拒绝。
和初次相遇时“没人能拒绝一位美丽的小姐”截然不同的说辞。
“失、失礼了。”瓦尔莱塔连忙道歉,“我……”没有了后面的话,失落感充斥了她的整个内心。
约瑟夫及时发现了自己的话似乎伤害到了这位脆弱的女性,低下头来,“因为瓦尔莱塔是不一样的,我想用另一种方式保存你,等一段时间,我会交待出我心中最完美的你。”
那是一种怎样的触动,尝过最盛时的掌声与灯光,众人喜欢的都是舞台上饰演着某位角色的她,只有眼前这个人说出了她是独一无二的,酸胀感涌上眼眶,她像个少女一般欣喜,欢快地答应着“嗯。”

-3-
瓦尔莱塔工作的周边都是聒噪八卦的妇女,瓦尔莱塔被迫听她们从暧昧流亡说到惊悚传说,越发想念起约瑟夫的照相馆,那里总是那么安静,没有流言,也没有轰鸣的机械声。她心不在焉地听着妇女们的攀谈惊叫声,听到“恶魔”“灵魂”之类的词,最后提到了照相馆,一时间提了兴趣,她们所在的地方只有一座照相馆,就是约瑟夫的,于是仔细听了起来。
“啊听说人的灵魂会被吸进那个机器里。”
“哇——那么恐怖啊,早就觉得那东西太可怕了,你看看那些照片上的人,眼神都好惊悚的。”
“就是说被照进去的人就是被献祭给撒旦啊,摄影师也不是什么好人,肯定就是和恶魔有交易的人啊,阿门,真是太罪恶了。”
第二天,在去教堂的路上,瓦尔莱塔和约瑟夫说了那些传言,约瑟夫不禁笑了,“啊瓦尔莱塔现在是和恶魔使者共舞了吗,你也不怕被叫做恶魔跟从啊。”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相信,我也觉得很可笑啊。”
“说到共舞,明晚我被邀请去舞会,还没有舞伴,我能否有幸邀请瓦尔莱塔小姐作为我的伴侣出席。”
“这不合适,我的身份,你知道的。”瓦尔莱塔没有说明,她希望约瑟夫能谅解到她的难堪。
“不用担心,那不是什么大场面,瓦尔莱塔穿上你最美的衣服,我来接你,请不要拒绝我。”坚决的语气,不容拒绝。
那天晚上,瓦尔莱塔找到一件礼服,是一套深蓝的裙子,剪裁合适,衬托得她娇小的身材有几分性感,皱褶恰到好处,不多余冗杂又不太过简陋平凡,附上一层薄纱,像是星屑洒在夜空之上。
他看到约瑟夫穿着正装来到她家门口,因为流言,邻居都避开了他们,生怕自己也被恶魔吞噬,他们没有介意异样的眼光,坐到了马车上。
路上,瓦尔莱塔一直是紧张的,之前接触的上流社会不过是一些来看表演的观众们,其中还不乏纨绔子弟那一类的,她不是很熟悉他们的礼仪,现在后悔起了没有拒绝约瑟夫,直至马车停的时候,她还沉浸在局促不安当中,当车门打开,并不是华丽的公馆,而是一个湖边,约瑟夫先下车,伸出手扶着瓦尔莱塔一起下来。
“美丽的小姐,能请您与在下共舞一曲吗。”看出来对方的疑惑,“约瑟夫先生邀请他自己参加的舞会,没有其他人,至于音乐?就是周边这些蝉鸣。”
瓦尔莱塔听完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浓密的睫毛翘起,好看极了。
他们伴着毫无节奏可言的蝉叫声,踏着沾上水汽的草地,惊起蛰伏的虫子,在月光照耀下,像是镀了银边,一步一步跳着标准的华尔兹,一切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一套舞姿结束,约瑟夫收紧了扶在瓦尔莱塔背后的手,“我看到了,最完美的你。”
他们没有讲话,额抵着额,交换了一个吻。

-4-
一位贵族小姐失踪了。
上等社会的奇闻轶事总是传播的很快,在贫民区都流传了无数的版本,诸如小姐和心爱的下等人私奔了,家族为了维护名声只得说失踪,也有说这不是第一个失踪的人了,是中世纪的吸血鬼复苏杀了人吸干她们的血来养活自己云云。
瓦尔莱塔搬来和约瑟夫同居了,她才发现他平时并不是无所事事,只是客源着实稀少,但是暗室里的照片并不少,照片里是各式的人,有的是高高在上的贵族,也有怯怯懦懦的平民,每一个都如此的真实,和他们对视仿佛见到的是本人,每一张照片都像是有自己的灵魂,或者照片真的就是储存灵魂的一个容器吧……瓦尔莱塔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不过是坊间传言,她和约瑟夫都不相信上帝,那就没有灵魂这一说了,大概。
最近约瑟夫的生意变得好了起来,来找他照相的人不少,虽然减少了相处的时间,但是瓦尔莱塔终究还是高兴的,约瑟夫终于能把自己喜欢的东西运用起来了。
然后,接踵而至的,是一桩又一桩的失踪事件,而且,每一个,都是来过照相馆的人,瓦尔莱塔突然想到了之前令自己后怕的想法,她去找到了约瑟夫。
“瓦尔莱塔?”约瑟夫在暗室看着刚洗出来的照片,还是一如既往温柔的语气,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来到她面前。
“亲爱的,照片……真的可以储存人的灵魂吗……”瓦尔莱塔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浑身都在发抖,她很怕。
“嗯……”约瑟夫答得很小声,“我控制不了,不论是把人关在照片里,还是去拍照的欲望。”他叹了口气,“上帝抛弃了我,恶魔趁虚而入。”
瓦尔莱塔伸出颤抖的手,想靠近又收回,徘徊一会儿后,上前揽住了约瑟夫,靠在他怀里,无法放声哭泣,无助地哽咽着。
几天后,照相馆被人群包围了,他们仿佛回到了遥远的时代,用火把作为光源也作为暖源,仿佛这样就能驱散邪灵,他们叫嚷着,破坏着,想让屋子里的人出来。
在照相馆的画室里,两个人完全置身事外,约瑟夫拿着画笔面对着瓦尔莱塔,在画布上来回地勾画着,最后停笔,“还记得我要用非相片的方式表现最完美的你吗?”
瓦尔莱塔点了点头。
约瑟夫起身牵着瓦尔莱塔了出去,接受背弃上帝后应受的“惩罚”。

-5-
画布上是一副群星璀璨的夜空。
署名
致我最完美的爱
约瑟夫

我本人

杂货店店长严寒_:

天哪这不是我吗

夜锦君归:

是我

高锰酸钾滴眼睛:

是我了

黑犬:

对,就是我👽👽👽

Roki@吸甄中毒中:

唉。

所有图片来自谷歌图片搜索。

刚刚图糊了重新发。
nobody能阻止我蹭热度和摸鱼的手
_(:з)∠)_草稿辣眼预警。
私心打上cp(真实蹭热度)
虽然我真的很垃圾可是好想画监管者全员啊他们巨可爱的(尽管日常被锤爆)爪爪杰气质总有些不对都是我太辣鸡了。
以上。
接受批评。
改不改就得看懒癌治不治得好了23333

妮露老婆生日快乐!!!_(:з)∠)_今天上bs才想起来真是假粉,满课还是努力赶了生贺出来。但是时间不太够没等干也没好好调色导致画面炒鸡脏_(:з)∠)_我的锅我退群